李孟:18歲竟成非遺文化傳承人,蘇食院的這個小夥子不簡單!

江蘇食品藥品職業技術學院時間:2019-11-08浏覽:21設置

我和我的祖国,一刻也不能分割……”在江蘇食品藥品職業技術學院校园里,伴随着悠长的唢呐声,一袭红衣水袖扮相的舞者,脚踩薄底绣花鞋,正用婀娜的秧歌舞姿演绎着自编自导自演的《我和我的祖国》,用一段非物质文化遗产——滦州地秧歌献礼祖国70歲生日。

正在舞秧歌的同學是來自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專業的李孟,2000年出生的他,在18歲那年成爲了灤州地秧歌這一非物質文化遺産的傳承人,用富有靈氣的表演展現出千禧一代的藝術傳承。

反串!用心感受藝術之美

一曲舞畢,卸下女子裝扮的李孟竟是一位陽剛十足的男孩子,這令在場的所有人難以置信。不論是極富藝術美感的妝面服飾,亦或是張弛有度的手眼身步,還是細膩傳神的角色性格,從觀賞者的角度看這都該是位俊俏的“女子”。

“我演繹的這個角色在灤州地秧歌裏稱爲‘妞’。”李孟大大方方地解釋道,完全沒有因驚異的眼神而表現出一絲絲難爲情。在灤州地秧歌中,“妞、公子、醜、?”是常見的四種角色,更多的男子都偏愛“公子”這一風流倜傥的人物形象,而李孟卻唯愛“妞”。

“藝術是不分性別的,享受過程就好。”李孟撥弄著剛剛拆下的頭飾,露出孩子般腼腆的微笑。“我從七歲開始學灤州地秧歌,與‘妞’這個角色‘一見鍾情’。它的扮相實在太美了,舞姿也尤爲卓越,是萬衆矚目的焦點。”李孟將自己學習地秧歌的初心表達得很簡單,“熱愛”一詞占了99%

但反串也給李孟的學藝生涯帶來了不小的挑戰。面部表情的多樣,女性身段的柔美,與“公子”之間的默契,以及妝容的大膽,都讓李孟在學藝之初深吸一口氣。“我們老輩稱地秧歌是‘啞劇表演’,最困難的自然是面部表情的訓練,可我有獨門絕招!”李孟有些小得意,面對鏡頭展示起來。“對,就是‘傻笑’,我當初對著鏡子‘傻笑’了兩年!”

因年紀小、缺乏生活和戀愛經驗,李孟在面部表情上的練習總是不盡如人意。他便與自己較上了勁,每天好幾個小時的練習,笑到臉僵、笑到眼酸、笑到流口水,總算讓李孟“笑”出了出路。

傳承!固守秧歌之“魂”

自學成才的李孟,在18歲時被黃躍雙收爲徒弟,並被灤州地秧歌的第一傳承人劉建平稱贊是根苗子。但初學時接觸的還是老派秧歌,那時最爲熟悉的幾種表演形式爲平秧歌”“過街秧歌”“唱秧歌,秧歌動作講究的也是擡腿亮腕,剛柔並濟。

隨著年歲的增長,在日益豐富的文化生活面前,地秧歌群體卻越來越少,小小年紀的李孟也有些著急。“我今年快20了,身邊卻沒有比我更小的舞者了。老派秧歌漸漸呈現出一些審美疲勞,李孟對這一點感受頗深。我平常喜歡看快手視頻,視頻裏展現的許多舞蹈動作和戲劇情節都會令人眼前一亮,那何不做一些新老融合?

李孟的點子很多,但創新之旅實在有些艱難。灤州地秧歌雖爲非物質文化遺産,喜愛之人卻呈現明顯的地域性。服裝等材料的單一,對新式動作創新的不認可,不熟悉道具使用等,都讓李孟有過打退堂鼓之意。

直到他成爲傳承人的那年,李孟對地秧歌的理解更爲透徹。在一次河北省農民健身秧歌開幕式上,他表演的《村田樂》受到了在場觀衆的高聲叫好,曲目表現的是在田中勞作的人們放松時的姿態。猛然間,李孟悟到了秧歌之所以能夠傳承這麽多年的“魂”之所在,那便是用心演繹貼近生活的故事。自此之後,李孟又燃起了創新傳承的想法,而這次,他終于摸對了門路。

“戲劇、舞台劇的形式比起單一的‘扭’,更能受到觀衆的認可,而這之中,故事最爲重要。”李孟在鑽研地秧歌動作、道具的同時,將更多的心思埋進了故事的創作中。“藝術本就是源于生活的,細心觀察之中會湧現許多的好素材。就好比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,《我和我的祖國》一曲紅遍祖國南北,講述我心中的母親情便是一段最好的灤州地秧歌。直到這一刻,李孟才將他的創作靈感緩緩道來,灤州地秧歌和《我和我的祖國》兩種看似有些的組合,在李孟的演繹下卻有如渾然一體。

未來!做非遺文化的“講解員”

在學校剛剛結束的第十六屆秋季運動會的開幕式上,李孟身著自己親手制作的秧歌服裝,一襲綠色綢緞、梳長辮帶花,右手持扇、左手持絹,將灤州地秧歌的表演帶上了校園舞台,全場掌聲如雷。

“沒想到剛進校就能進行非遺文化的大型表演,更沒想到大家對我們灤州地秧歌的接納度這麽高,我太高興了!”一曲舞畢,身爲傳承人的李孟興奮地說道。

作为今年刚进入江蘇食品藥品職業技術學院的大一新生,李孟在仅仅两个月中的表现就十分突出。作为班长,带领班级成为优秀“军训先进连”;作为开幕式表演成员,与团队共同获得运动会“最佳组织奖”……班主任张佳佳老师称赞他“组织能力强,团队协作好”。

對于班主任老師的評價,李孟高興之余坦誠道,這與自己一直熱愛的灤州地秧歌是分不開的。“在作爲傳承人的這幾年裏,我有很多的機會去組織民間彙演,從協調溝通、節目創作、項目安排到人員召集等等,每段都是經驗、每次都是曆練、每年都在成長。”

相較于一個人的單打獨鬥,李孟是團隊協作的忠實崇尚者。“一個人的地秧歌是不好看的,沒有群舞、無法劇情,沒有一群人來的有氣氛。”正是在這樣的文化影響下,李孟與同學們也總能打成一片,他們共同排練、一點點磨合,盡力將每一次班級展示都做到最好。

同班同學張浩然對李孟贊賞有加,他說:“從李孟這,我第一次覺得非遺文化離我這麽近,感受到了中華文化的多姿多彩。他對非遺文化傳承的堅守值得我學習!”

“李孟經常會向我們講一些關于秧歌的事情並教我們扭上一段,我想這就是他對于傳承的理解和行動方式吧!”來自養檢193的羅馨這樣說道,在我們身邊有李孟這樣的人在默默傳承中華文化,這讓我覺得他們很酷!中華文化很酷!

“我不僅想做灤州地秧歌的傳承人,更想將我們這一類瀕臨絕迹的非遺文化傳播出去,讓更多人知道、更多人了解、更多人喜愛。”不足20歲的李孟有了成年人的苦惱,我理解的非物質文化遺産有很多層意思,它提倡的是1+12的團隊精神,也是幫助人們逃離電子設備融入人群的一種手段,是接地氣的地方生活形態保護,也是悠久曆史的藝術文化傳承。

李孟手捧著一本《冀東地秧歌教程》,不停地在上面勾勾畫畫,用更爲專業的語言和理論知識豐滿自己,以期成爲這一非物質文化遺産的終身“講解員”。


返回原圖
/